搜索
 品牌资讯

品牌资讯

LureGee极限路亚“鬼吹灯之精绝”三天二夜惊魂穿越无人区

2019-11-13 14:03:31

在中蒙边境的黑风口有一条野人沟,传说那片全是大金王公贵族的坟墓,不过那地方人迹罕至,还有野人出没,你们有胆子去吗?”。“去,必须要去”胡八一紧接着说道。胖子更是一脸的不在乎。不屑的样子倒是有点欠揍。

    深山老林里,危险的东西太多了,各种野生猛兽,甚至天气变化自然环境都可能要了人的性命,要是碰上大烟泡(枯叶被雨水浸泡腐烂而形成的沼泽),给捂到里面,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逃不出来

     见胡八一他们去意坚决,燕子她爹也阻拦不住。屯子里没有人真正去过黑风口野人沟,只知道大概的方位,那里快到边境了,也没有人烟,屯子里的人就算进山打猎或者采山货都到不了那么远。再加上燕子她爹上了年纪,患上了老寒腿,已经不能进山了,燕子当时正怀着她的第二个孩子也不能出远门

     燕子她爹说:“我不亲自带你们去始终是不放心,其实野人沟的危险并不是来自野人,关键是地形复杂,一到冬天就刮白毛风,进去容易迷路。不过现在是初秋,这一节就不用担心了。你们要去,一定要多带好狗,还要找个好向导,咱们屯子这几年养了几条獒犬,这次都给你们带上。另外我请英子带你们去。”

    英子刚十九岁,是少见的鄂伦春族,年轻一辈的猎人中,没有人比英子更出色,她是大山里出了名的神枪手,别看她岁数小,从小就跟她爹在林子里打猎,老林子里的事情没有她不清楚的。村里这三条獒犬,有两条是她亲手养的。

    英子骑着马,显得更加英姿飒爽。听英子给我们讲,黑风口的那条野人沟,以前不叫野人沟,叫作“死人沟”,再往前更古老的时候,也不叫死人沟,是叫作“捧月沟”,历来是大金国贵族的墓地。后来蒙古大军在黑风口大破金兵主力,尸积如山,蒙古人把死者都扔进了沟里,整条山谷都快被填满了,所以当地人就称这里是“死人沟”。再后来有人在这条山谷附近看见了野人,传来传去,死人沟的名字就被野人沟代替了。

 

 

 

 

我这次要穿越的这条河流,就在鬼吹灯的原型,那个所谓的野人沟。而那个传说中的鄂伦春,就在这条河的下游。鄂伦春族是值得敬仰的民族,我去过他们村里,事实上我的很多野外技能都是和他们学的。当年日本关东军侵占东三省的时候鄂伦春族人还是挺多的,只是最后打光了。他们是森林之王,靠着对深山老林的经验才没被灭族。同时也给当时的关东军制造了很多麻烦。

    我本次探钓的河流附近真有一处当年日本关东军的一段军事建筑(视频中可观看),还算不上要塞。说不清楚,相传山里还有一处日本关东军当年的仓库,至今没有被发现,日本人也以旅游的名义来这条河附近找过几次!我也想过,这次的穿越会不会有不一样惊喜?有点想多了,我是来钓鱼的……

    这次我带的是一艘2.7米的小冲锋舟,因为可能路程会很远,再加上秋天的流量变小,单靠手划船太慢,所以我带了一个2P的推进器。虽然有了推进器但这一路行来还是格外缓慢。河流饶山而行,有时候三个小时还没走出一座山。好在秋天的原始森林,景色绚丽,漫山遍野的红黄树叶,层林尽染,使人观之不倦。偶尔见到林子深处跑出一两只的山鸡、野兔、狍子、獐子。

   我开始不停的抛竿,找模式。山里的秋天来的特别早,随着水温的变低,鱼的习性也在开始变化,狗鱼已经离开原来我预想的位置,开始进入深水或者激流头部的回水区里。

第一天下船时已经是中午了,到了下午四点我还没有中鱼,而这时gopro竟然没电了。我竟然没带备用电池。一如既往的记性不好还忘性极大。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,同时也是动物最活跃的时候,这几年封山育林了,所以野生动物也被保护的很好。据说黑熊和野猪的数量剧增。而我行船的时候竟然在岸边看到一只獾。这货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平头哥的哥或者老弟吧,惹不起的主儿。而且它好像根本不怕人。

   住在野外要选好露营点。上游有水电站的河流不能住在河边。不能住在山脚下,我亲身经历过山体滑波,睡到半夜很地震一样,一大片山体滑了下来。好在,我住在山的对面,中间还隔着一条河。野外生存,知识最重要。太阳会在六点下山,在五点的时候我找到了我的第一个露营点,是一片大沙滩。这条河上游深入原始森林里,没有电站。事实上整条河上只有我。这个沙滩高出水平面一米半,即使下一整夜的雨也不会有问题。而且来的时候我看过卫星云图,最近三天都不会有大范围的降水。然后这个完美的沙滩我最终并没有选择,因为它是黑熊的饮水地。

 

我找到的第二个露营点是一座岛。这里要安全很多。而在上岸前我钓到了细鳞鲑。有人问我狗鱼好吃不?我个人是提倡放流的,能不吃坚决不吃。而且我觉得狗鱼真不好吃。腥,需要深加工。我在野外很难把它做的好吃。肉质有点硬,算半块状。所以我放流了狗鱼,留下了细鳞鲑。这次没有带食物,全程要靠自给自足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。

   转眼已近黄昏,血红的夕阳挂在天边,红日欲坠,天际全是大片大片的红云,整个天空都像被浓重的油彩所染。森林覆盖的绵延群山,远处没有尽头的深山都在视野中变得朦胧起来。匆匆吃过煮熟的鱼,热量总算回来了。

    虽然带了油推,但大部分时候还是用手划。只有赶路的时候才用油推一段,而且我也没带后备的汽油。为了节省重量,能不带的尽量不带。重量是体力消耗的根本。所以每次出行,我会要求每个人的随身重量控制在30-40斤。食物不足损耗就更大。

    山里的夜里格外的冷,太阳一下山温度就立马降到零下。我带了两个睡袋,太空棉的保暖性差,但是不怕潮,可以贴身;然后把羽绒睡袋再套在外层,羽绒睡袋保暖性更好,可以帮助你有效的锁住温度,但是受潮会降低保暖性,贴身产生的蒸汽会让你越来越冷!所以套在太空棉睡袋外面在这个季节正好。除此之外可以灌水的热水袋是神器,灌上热水放在脚下一整夜都不会凉。如果没带可以用两个能拧紧瓶口的矿泉水瓶自制一个热水袋,再用内衣包好瓶子,一夜没问题。

 

 夜里除了冷,还有各种各样的声音。山里夜行动物要多于日行动物,很多动物夜里才是天堂,所以我的夜里并不好过。而且即使是在小岛上我也同样遭遇了不速之客。不过我能感觉到它并不是大型动物,可能是被我煮的鱼给吸引了。

   我把我的餐饮区设在河边,离我的睡眠区很远。我并没有去赶走他,抓紧时间回复体力。手里握着猎刀,它给了我很大勇气,一直以来我都在坚持健身,耐力、爆发力、格斗。有时我甚至觉得我能徒手干掉一头黑熊。但我知道那有可能是一生只能表演一次的绝技,然后就是追悼会了。

   其实这边的黑熊的个体还是要小很多的,毕竟下游的鄂伦春们一直惦记着它们。而我曾经也独面过熊,要领就是千万别转身跑,可以后退,要有气势,要让它觉得你强壮的不可侵犯,退出攻击范围就好了。

   第二天发现昨晚光临本店的可能是一只小狐狸,它享用了鱼骨头。

   第二天我拐进了小河,当进去以后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错误。小河不够宽,行程很长。我耗费了所有汽油,也没走出去,最后只能用手划。路也难走,很多浅滩。我看到一座荒废多年的桥。我在想那会不会是当年日本关东军制造的桥,用来把山里的木材运出去,或者那个军事基地会不会就在这个附近?

 

胡八一他们被红毛大粽子一路打进了一个叫”满蒙黑风口要塞地下格纳库”的一个日本军事要塞里。野人沟西侧的山丘里面整个都被掏空建成地下要塞。当年日本人把东北做为了大东亚圈侵略的后勤仓储中心了,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呀~但想一想我没有那传说中的黑驴蹄子,万一遇见那个红毛大沙雕我也没法搞,于是打消念头还是继续赶路吧。争取钓到鱼找到适合露营的地方。

    然后现实是残酷的,第二天的行程并不顺利,没有钓到鱼的我全程在赶路。还好在太阳下山的时候找到一块合适的露营点。完美的露营点,不完美的是没有鱼,体力消耗过大,我只能找点野菜吃。其实秋天的野菜早就过了好吃的时候。我最后决定吃野艾蒿,当地叫柳蒿芽。五月采嫩芽最好,用水抄煮一下就能吃。今晚决定吃它是因为它能补充钙元素,我的体力消耗太大了。


   夜里起了风,变得更冷了,还有大概十公里我就能上岸了。明天的行程会相对轻松。我的身体足以应付明天的行程。每年我都会有一两次一个人的这种极限路亚行程。

以路亚钓鱼为主题的孤身穿越,划船,野外生存。以此来检验自我,认识自然。有刺激更多是享受,在困境中坚韧自我。每一次抛竿都有可能成为惊喜,通过分析鱼情变化而调整策略最后钓到鱼。享受中鱼的喜悦还有放流时的心境。能看到大多数人无法看到的风景,体验一般人感受不到的那份宁静。

     我没有胖子也没有英子。

     但我希望下次会有你同行!

 

 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